對不起女兒!為還千萬債「國民母親」呂雪鳳「50年來拚命賺錢無法盡母親責任」自責告白「女兒不喊我媽」:是我虧欠她太多了

 

@ 有缘人專注港臺娛樂八卦。走進港臺明星的生活,陪你一起了解他們的人生~我是木棉,网尽娛樂八卦,放松疲惫之心。

 

「我一輩子賺的錢,全部都貢獻給家人。」女演員呂雪鳳這一句話,點出她拚鬥52年的愛與辛酸。

身材瘦小、有著一雙彎彎笑眼的呂雪鳳,身兼電視、電影、歌仔戲演員與台灣戲曲學院的老師,還在2015年拿下了第52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。但在風光獲獎之前,她大半人生都為了家人而被錢追著跑,直到2015年,她才正式擺脫了負債陰影。

對呂雪鳳來說,一生的成敗都來自於她一生的志業─歌仔戲。 

父母都是歌仔戲演員,因此她出生就跟著戲班全台走透透,3歲就上戲台唱歌、5歲演戲,從早期的野台戲、結合賣藥團的「落地掃」(編按:指在平地而非舞臺演出的歌仔戲),到1980年代後登上大劇院的演出,她都經歷過。

然而因歌仔戲演員的收入低,且社會地位不高,在30歲前,她都充滿著自卑感。

由於雙親之前就有向戲班老闆借錢,再加上她這一筆債務,總共欠了70多萬元。為了還債,她從18歲到23歲,只要戲班沒有演出,她就四處兼差,「大錢、小錢都賺。 」

她說,像去代班酒店櫃台,若沒有代班缺,就在酒店當服務生賺小費到淩晨4、5點,中午接著去做泥水小工,晚上再去做道士,在喪家那兒吃完晚飯,就開始作法事到隔天淩晨,再隨行出山。

不過,年紀小小的她怎麼會兼到「道士」的差?她表示,由於歌仔戲班主要在跑廟會,常遇到婚喪喜慶,自然也就會跟道士、師公認識。「他們覺得我氣場不錯,就叫我去學。真的好賺!一趟出去500元,就穿道士服跟著走,不用開口。如果喪家交代要念經,(價格)就再往上加,我會念的經愈多,賺的錢就愈高。 說句比較不好聽的話,真的『死人錢是最好賺的!』」呂雪鳳說。

除了賺的錢較多,她會當道士,最重要的原因是,「道士真的比演歌仔戲受人尊重!」她很是無奈地說,「演歌仔戲時,台下有人喝醉、吵架,酒瓶就往臺上砸,上面演員受傷還是要照演,不能停,(戲班)老闆也不敢跳下去問是誰砸的,就怕會被人打死啊!」

在27歲時,呂雪鳳嫁給同為歌仔戲演員的黃瑞德,生了3個兒女,但兩人的婚姻只維持了10年。離婚後的她必須獨自撫養3個兒女,加上父親中風、母親精神耗弱需要家人照料,因此與大姊商量後,決定兩人分工合作,她負責工作扛下家計,大姊則離開戲班以專心照顧父母與呂雪鳳的兒女。

回想起當時面對的經濟壓力,呂雪鳳表示,一家七口,每月生活費、房租加上父母醫療費,至少要7萬多元,在戲多的大月,如果能演15天,大約可以領到3萬元;但遇到小月沒戲演,就沒有錢。就算呂雪鳳拚命工作賺錢,但長期仍入不敷出,她只得再去借錢。

由於歌仔戲演員沒有勞保,也沒有薪資證明,很難向銀行借到錢,她只好再向戲班老闆借錢,「很多演員會欠老闆一筆『班底』,就是老闆一次借我們10萬∼20萬元,演戲如果一天可以領1,000元,就讓老闆扣500元。如果在戲班飾演大角色,就可以不算利息。」呂雪鳳苦笑著說。

因為怕沒錢、怕付不出錢,所以呂雪鳳得一直工作,只要一個禮拜沒工作,她就會心裡發慌,而這症狀直到現在都未消除。

「人啊,就怕負債,負債會愈拖愈深!」在離婚後的15年裡,她向朋友與戲班老闆借的債務,加上已付出去的父母醫療費,將近1,000萬元。她感嘆地說:「我雖然很小就會賺錢,但錢都不是進我的手裡,到了20幾歲可以自己理財的時候,就是爸爸、媽媽開始生病,我從來都沒有感受到身上有錢的感覺!」

而呂雪鳳也曾以「母親」的角色奪下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的影后殊榮,在演藝圈佔有一席之地。然而,相較於螢光幕上的「國民媽媽」形象,呂雪鳳卻在一次訪談中坦承 ,現實生活中她其實一直沒能好好盡到母親的責任,小孩甚至沒有叫過自己媽媽,說到傷心處更是激動落淚,看得出來她相當自責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